湖南幸运赛车前三组选技巧
設為首頁 頭部信息

比柳州市長溺亡更震驚的根在柳州的案中案

2015-11-13 13:52:25 來源:中國陽光網

  ——廣西一群不受管束的警察針對我制造的索命式驚悚恐怖大片

  我叫梁俐珍,2010年以來光明網、中國法制新聞社、中新網、中青網等上百家網媒網站不斷報道的數十篇網文,使我的離奇而悲慘的遭遇,尤其公權力在我身上被深度濫用的問題吸住了無數網民的眼球。因貪腐官員懷疑我掌握他們在柳州巨大“金礦”的驚天秘密,他們數十年如一日地操縱黑白兩道對我進行圍剿和迫害,使我在一次次被黑權黑道勢力奪命中九死一生。我的故事猶如恐怖片情節重現,不是親眼所歷難以置信,說出來令人毛骨悚然,我對天發誓絕對是真實版、現實版的驚險故事!

  多年來,在“法制中國”、“法制廣西”、“法制南寧”“法制柳州”的口號之下,廣西一群索命警察拋出有大老虎做后臺,為將濃重的“黑色”大網罩向我,動用了巨大公權力全方位堵死了我的生存之路、全面限制了我的生存空間,我的事業、家庭、孩子、利益等一切都成為他們劫持對象,把我整得死去活來,飛淚問天公:法制中國夢為何離我如此遙遠?

  我被索命迫害被構陷,始于2001年出任柳州市政府一城市建設項目公司的董事長之后。腐敗官員為繼續“掘金盜銀”,用不可思議的手段試圖將我和他們捆在一臺戰車上,他們不擇手段逼迫我就范:與我素不相識的柳州市拆遷辦主任,竟然出具偽證污稱我是對抗政府城市規劃建設的“釘子戶”,并在當地電視臺中中傷,接踵而來的是黑社會成員不斷向我挑釁和一次次向我索要保護費,在遭到我的拒絕后,歹徒揮舞匕首威脅我,直接索要工程,還砸我父母家的門窗,對我姐姐家潑糞水……,我向柳州解放派出所、雀兒山派出所報案,結果是“泥牛入海無消息”;向箭盤山派出所報的案,盡管多個歹徒被抓捕,但落網余黨向主子報告后前腳進“局”后腳就出“局”了。

  追求自清自廉的我,不想讓自己成為腐敗者的工具;我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撤退——離開了萬人羨慕的國有項目董事長崗位,我不識抬舉的辭職行為惹怒了我根本不知道還存在的“老虎”和“蒼蠅”,已經張開控制和迫害我的大網,從柳州移向南寧。

  2007年7月的一天,我駕車到火車站接人后再到飛機場接人,結果被一路跟蹤威脅,第一個打來的電話就是命令我立即回家,不許外出,警告者見我直徑往機場方向開,又打來電話恐嚇說我車上裝有定時炸彈,隨時可以炸死我,見我還不掉頭后,就一路報我的車行經地段,恐怖至極令人顫栗!在拐向機場的路上,我突然減速,在后視鏡里看到了跟著我減速的黑色轎車。在我從機場接了人的返程中,那伙人還守在那洪收費站,其中一個穿著淡淡藍底色帶藍花襯衫的敞胸男子走到我停車取牌的車前,怒目兇光地比劃著手勢對我進行威脅。我將客人安置好后,即向那洪機場轄區派出所和住處河堤派出所報案,值班警察做了登記后,我天天懇求警察調取那洪收費站的監控錄像固定證據,但都被置之不理。我不得不找到一律師事務所的馮律師前往見證,在路上,我告訴馮律師自己無數次遭遇跟蹤和威脅,馮律師聽后驚訝不已!到了那洪收費站的監控室,工作人員聽后也感到十分震驚,急忙請示領導,領導聽后同樣感到震驚,在驗證了律師的證件后調取了監控,結果大家從監控上看到的和我說的完全吻合。

  我被黑車追攆屢屢制造交通事故的恐怖事件不勝枚舉,其中2009年在雙擁南湖段的那次,我右拐彎進入主干道,當時青山路與雙擁路丁字路口的紅燈正好亮著,該路段只有我這輛車和尾隨的一輛墨綠色箱式轎車,該車突然提速超我的車并急向我的方向打方向盤,我立即剎車倒檔逃離,本以為有路面監控能記錄下肇事過程,可報告公安后,我什么證據也拿不到。這些只有在電影上才能看到的警匪片就發生在我身上!

  我一次次驚奇發現,自己的行蹤、手機、小車、甚至電腦全部被監視。這些黑車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蓄意肇事,是因為自恃有警察做后盾;也只有公安的裝備被私用,才敢持續公開監控我至今。數十年來,針對我而制造的近三十個罪名的涉嫌刑事案件不法警察不是接報不查,就是通過銷毀證據和造假偽證以及偷梁換柱等手段進行解脫。南寧市公安局和檢察院一年又一年地給我的書面答復就是“在查處之中”,而我手上拿著的一沓南寧市公安局和廣西公安廳紀檢督察部門對這些不法警察參與其中而發出的糾正指令全部如同廢紙,不受約束的警察敢于對抗一切。

  2010年3月9日,適逢廣西公安廳廳領導信訪接訪日,多年來一直在驚悚中煎熬的我帶著滿腔痛苦求見廳領導。然而,排在最前面的我沒有得到廳領導的接訪,排在后面的都次第受到接訪,我是當天未獲廳領導接訪的唯一信訪人。這種不受保護的壓力和恐懼如山崩地裂!

  我沒有灰心,2010年4月13日,又是一個公安廳廳領導信訪接訪日,接訪的是公安廳紀檢書記。我陳述著事實,擺著證據反映河堤派出所易又發等警察參與其中的不法行為,該書記向在座的之前就已經對這些干警下過糾正指令的督察總隊領導和法制總隊核實后當即作出批示,責令“督察總隊牽頭重新組織調查,依法依規處理并答復”。這些不法干警所在的青秀公安分局很快獲知此事,他們十分清楚紀檢書記的批示一旦得到落實,一大群參與其中的警察和幕后指揮者將被追責,甚至被繩之以法。為阻止調查,青秀公安分局迅速制定造假陷害我的陰謀,作出抓捕我的決定,廣西百舉鳴律師事務所主任覃永沛律師恰好當時在青秀檢察院辦案,他耳聞了青秀公安分局的領導到青秀檢察院傳達用造假手段執行政法委領導抓捕我的指令。

  我的辯護律師彭亞向青秀公安分局預審大隊林教導員查實憑什么證據抓捕我,該教導員拿不出任何證據,尷尬之際干脆赤裸裸地說:我們就是要整她,誰叫他到處告我們!后來同樣的話又由辦案單位濱湖派出所的劉所長說出。

  我被羈押后,陷害我的公安第一個計謀就是派出無數沒有任何手續的律師到看守所會見我,不約而同地向我索要全權委托書,試圖用不良律師把控冤案和實現謀害陰謀。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一個專門派遣的為嫁禍我而來的老警察,三天兩頭到監舍誘騙我按照他的意思寫字條,由他帶給自稱是為了營救我的人,實際的目的就是將我扯上與陷害我的案件的關系,結果搞了一年多的時間沒達到目的,惱羞成怒的老警察,干脆用不愿迫害我的南寧市檢察院的公訴人韋一竟的死對我進行威脅。

  被充當打手的警察自恃有“老虎”“蒼蠅”撐腰,為充當打手的同時又可以掠奪財產而赤膊上陣對我施以沒完沒了的重慶渣滓洞般索命酷刑,我被用強加到死去的韋一竟檢察官“抑郁癥”一樣的伎倆,送到廣西監獄醫院強行診斷精神病,為造出精神病的憑證,我被強迫按照一姓韋的監區長要求填測試表,不服從就“被”發生病危且不給治療。我天天被一姓陳的警官部署迫害行動進行摧殘,以至于醫院如同街圩和文化大革命的批斗現場,一叫羅海燕的越南嫌疑人因18毫米長的腎結石被碎石三次都打不下石頭,疼痛到打杜冷丁都止不住,該女子竟寧愿放棄治療要求出院,也不愿目睹我被迫害的場面。為了躲避一步步逼向我性命的艾滋病人的攻擊,我哀求主治醫生為我做了根本不存在的雙乳乳腺腫瘤的切除手術,心知肚明的善良的醫生知道只有這個手段能救我。

  在南寧市第一看守所里,我受盡凌辱和酷刑,長期讓我睡在最靠近廁所邊的地面上,白天沖廁所晚上洗澡,全天都是濕漉漉的地面上只有一張無法見到陽光的席子,久而久之我整條脊椎骨發黑了。我被專門為迫害我而安插到我們監舍的黑手康某帶入五枚縫衣針,伺機讓我吞下。蘇玉樺警官指使康某糾集牢頭對我進行一次次迫害,踩踏我的腰,對我進行接連不斷的群毆,逼我寫認罪書,殘酷的迫害行動使得施刑的牢頭都無法承受而流淚。

  這樁一步程序都不可能走得下去的小小“被”輕傷案,完全是先抓人后造證據的陷害案,虛假證據一直造了七個年頭。青秀區法院在一審和發回重審一審中用盡延期時限,期間到最高法延期三次,為逼我伏法認罪,蘇玉樺警官用比許云峰戴的還粗的巨鏈將我的手腳銬在一起,讓我臥也難、坐也難,更無法直立,公開宣布禁止我寫上訴狀。我為了替自己伸冤,利用不給睡覺的機會借故上廁所一次幾行、日積月累地寫成鳴冤材料,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將寫成的材料藏在下體保留一連數月之久,直到帶出看守所,交到法庭。

  2012年5月27日,已經被關押滿一審判期2年的我被取保候審走出看守所,出去時被掀衣翻袋地搜身,包括判決書等一片紙都帶不出去。走出高墻后一無所有的我,進不去自己的家,門鎖已被換掉,有家不能歸,只好一邊借住在朋友的家中,一邊交涉回家居住的問題,幾經曲折,直到8月14日才在婦聯支持下得到入住,但里面值錢的東西都不翼而飛了,我私藏的可以維持幾個月生存生活的3萬元錢被卷跑了,還有可以換錢的幾十瓶存酒也都不見了,資料證據被洗劫一空。

  為找錢生存和打官司,我想用法律武器討回被霸占的我母親的財產而到良慶法院訴求,結果良慶公安分局刑偵大隊的警察楊陽聞訊后,拿著我還在上訴的一審未生效的判決書跑到柳州抓捕我,好在我不在家而逃過立即下獄之劫。可恨的是,楊陽等警察在我父母居住的小區內大肆宣揚我是坐牢的人,拿著未生效的一審判決書見人就展示,為的是羞辱1959年畢業于中央警校的我父親,從此,我父親再也不敢不出門了,每天郁郁寡歡地呆在家里。年邁的父母數十年為我牽腸掛肚,擔驚受怕,一次,母親一周無法與我取得聯系,她害怕白發人送黑發人而哭得死去活來,而我是因為在廣西已經沒有敢幫我的律師而跑到外地求教,為擺脫監控和跟蹤以免給幫助我的律師帶來麻煩,所以就沒把手機帶在身上。

  依法訴訟討回財產反被警察抓,無奈之際,我只好跑到南寧市公安局投訴濫權亂法的警察,南寧市公安局派出一位副局長進行處置,指示將報案材料交給法制支隊審查,誰知已經法制支隊審查轉偵查部門查辦的案件被信訪科科長私自扣押至今,而不法警察也無時不迫害我到現在。

  為生存我想到廣州打工,2012年12月的一天,被非法限制買火車票的我只能買好大巴車票,一位送我到車站的朋友路上請我吃一頓便餐,誰料我們吃過飯后發現朋友的車窗被砸,我的行李以及父母給我的15000元廣州落腳費被偷走,痛徹心扉的我只好打道回府,籌錢再次啟程去廣州,此后,被盜事件頻起……

  為了省錢,我在廣州租住的是月租金300元的房子,找了一家IT公司打工,原想通過這份工作來賺取生活費,但很快發現我的電腦被黑客監控,我在廣州上網,而黑客在深圳、東莞強行下我的線,跟我聯系的人的電腦和我的電腦一樣經常被崩潰,同時聯系的人都看著彼此被肉雞的情況,為我辯護過的三位律師都遭到攻擊,“無事”黑客常年累月專門攻擊我的電腦,包括手機至今,使得我無法開展工作。

  2013年6月5日我回南寧開庭。在休庭間被不法公安指使的一個吳姓律師兩度威脅:梁俐珍你敢翻案就再把你丟到牢里去!后來,這個律師和之前被不法公安使喚的律師糾集更多不良律師配合公安阻撓全國各地的律師幫我辯護和維權,誰幫我,他們就揚言跟誰過不去。包括襲擊我廣州住所在內的逼我認罪的各種各樣的威脅直擊我的性命。

  只有將一切公開在陽光下,我才能安全!無奈的我不得不在網上發文章進行揭露,之后我將這些文章一次次寄給了南寧市公安局局長,2013年9月26日局長出面了,成立了處理我的問題和案件的專案組,表示一定查處!但該局長表態后不到一個月就被調走了,接著專案組即刻被銷聲匿跡。強大的逼迫終審法院制造冤案的壓力,全面而且公開地橫掃我舉報到的廣西公檢法紀的一切部門。

  陷害我的案件全部都是非法證據,為不許我排非他們再次停掉我的水電,甚至叫人把守樓道不給我進家。我不妥協,跑到我同學的辦公室借住,幾個月后被他們查到了,我無法想象我的同學遭到怎樣的威脅,他顫顫栗栗地讓我離開了,我只好又回到被停水停電的自家房子,沒電就點蠟燭,沒水就到一樓的公廁提水。

  2014年3月,我為追蹤2010年公安廳紀檢書記對這些警察的不法行為批示調查的結果而上京,被南寧公安一紀檢副書記帶著一幫公安截訪,與5個囚徒一道明里暗中對我進行全天候跟蹤堵截,該副書記陰險地把我什么時間,什么地點,交給了一女的記者一份什么資料,并見了五分鐘的準確細節以通牒口氣告訴我。囚徒打到我不公開的電話進行威脅,嚷著他們是從牢里出來的,要我即刻回廣西不給上訪。我不受威脅堅持到了公安部,信訪窗口的答復是廣西警方說我的信訪問題已經了結,隨后我被拉出信訪窗口,并被一穿公安制服的人推到,隨即身份證不見了,有信訪經歷的人都知道,身份證被偷的目的就是阻止再到別的部委上訪。而所謂的了結信訪實際是青秀公安分局的這群警匪再次造假所為,虛假事實的文書竟然騙過了廣西公安廳、國家公安部、衛生部和國家信訪局。結果我被他們拽著頭發拖上一輛面包車押回廣西。

  從北京回來后無論在南寧還是在廣州、長沙,我所到之處都被黑網籠罩,跟蹤和威逼不斷,威脅甚至從律師和政府官員口中吐出。2014年8月黑道人物發來頭首分離的圖片恐嚇我,11月1日又向我發來“要公道還是要性命”的短信,我仍不屈服,他們就像傳說中的夜鬼竟能在不撬門不破鎖直接進入我家。我當時帶著我媽媽原來開辦公司的公章,以方便追債,這枚公章竟然在不撬門不撬鎖的情況下在南寧被盜走了,我發現公章被盜后立即登報聲明作廢。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一個多月后,這枚已作廢的公章竟出現在不被撬門破鎖的我廣州的租房內。

  終審審判中,法庭被強大而恐怖的黑權勢力所壓,迫使法官不讓我在庭上說話,為抗議法庭剝奪我的辯護權利,我一頭撞向辯護臺,此舉引來無數血性律師聯合簽名聲援!通過殊死斗爭,我終于在南寧中級法院的重審二審中被改判為無罪,總算替自己討回了清白。

  然而,我被改判無罪后,其黑權黑道勢力對我的迫害不但沒有停止,反而一浪高過一浪。他們調度省內外不法警察全面控制我,并在所有的公檢法紀機關信訪室安排耳目,還派人跟蹤我,以防止我舉報警察的不法行為。青秀區政府李姓官員警告我不要舉報警察,否則我的災難還要升級!并發來郵件要我按照他們的要求進行舉報,企圖將枉法案件變成瑕疵案進行掌控。為轉移不法公安的罪責,他們派出一叫歐陽的耳目對我下套,開出只要我行政訴訟現在的公檢法,就歸還被綁架的利益。我不從后,他們派出各路媒子主動找我,并在QQ和微信里布網,設套陷害我,他們自己聯系境外反共媒體,誘騙我和這樣的外媒打交道,其居心是以此為借口再次抓捕我。黑道人物可以半夜三更不用撬鎖破窗就可潛入我的住處的事件依舊發生,讓我感到恐怖和驚顫!

  黑權黑道勢力從2008年起就指使青秀區法院綁架我的離婚案,以挾持我和家人的一切利益為籌碼,脅迫我認罪和打劫財產。為使二審法院順從他們的意志,2009年3月,黑權還派出不法警察闖入南寧市中級法院法庭對我民事案法官進行威脅。現在青秀法院繼續挾持2009年以來就一直在他們手上的我的離婚案,脅迫我不許追究枉法責任。在青秀法院,5起涉及我的刑案和民案共5次審判都涉嫌枉法,沒有一個程序不在違法之中,全部被二審法院不是發回重審就是改判。

  被腐敗分子勾結的廣西黑權黑道勢力至今不放過我,每一次拋出要我不追究他們的罪行的圈套都潛藏陷阱陰謀。說明他們背后的“老虎”還要將我置之死地,否則他們晚上無法睡個安穩覺!

  曾經出現過的驚悚場面,如今仍在驚悚地重復!

  2015年3月的一天,我在房間打掃衛生時,突然發現我在2012年8月14日曾經被盜的一個紅色旅行包出現在我的房間,這讓我驚悚不已!而門鎖窗戶沒有任何被撬被砸的痕跡!黑道人物讓這個旅行包無聲地警告我:索你梁俐珍的命毫無障礙,把你的資料證據搜走,你無法維權和舉報,你如果繼續上訪繼續舉報維權,我們隨時可取你的性命!

  2015年5月、6月在廣州出租屋,類似驚悚事件又接連發生。

  2015年1月20日我獲得的無罪判決,判決書中認定了造假事實,但2015年2月及之后我一次次向南寧市公安局、檢察院和廣西紀檢委舉報這些造假陷害以及司法腐敗的行為,至今追不到答復,已經逍遙法外的這群警察還在對我制造驚悚事件,廣西依然無人敢追查,為什么中國的法制夢離我這么遙遠。

  從上面的敘述中可以看出,強大無比的黑權黑道勢力,已經逼得我沒有活路:

  我撤離權利場想回歸到普通人的平靜生活,但偏偏被人拽住,將我的“平靜之夢”擊得粉碎;

  我聘請律師維權,天南地北沒有哪位律師敢出面;而敢于露面的只有帶著陰謀而來的被黑權派出的不良律師。

  我打官司追回被掠財物,卻遭到警察濫法抓人。并反被基層法院綁架案件。

  我遭受侵害去報案,公安機關壓住十多起案件數十年。浩達百人的一波波素不相識的不法警察,參與到從2008年就開始的年年造假的不法行為中,廣西公檢法紀層層部門接到舉報竟全面癱瘓。

  我蒙冤坐牢,最粗笨的手鐐腳銬用在我身上,領命“修理”我的牢頭因殘酷無度竟然一邊施刑一邊流淚;

  我找份工作維持生計,工作電腦和業務手機遭到黑客瘋狂騷擾攻擊;

  我駕車外出,頻繁出現的交通事故讓我猝不及防、膽顫心驚;

  我雖然改判無罪,外出仍受限制,一舉一動都在警察的嚴密監控和隨時加害之中,陷阱陰謀從未斷過;

  我居家生活,隨時遭遇停水停電,同學好友全部被嚇走,驚悚事件不斷,性命安全、財產利益全部被他們操縱的青秀區法院綁架。

  ……

  一群受人指使的索命警察對我如此瘋狂地圍追堵截,我還有活路嗎?廣西公檢法紀全面癱瘓的局面是法制中國嗎?我有辦法突出“重圍”嗎?我還能夠過正常人的生活嗎?!

  我本是個心地善良、與世無爭的弱女子,不糜權不拜金,不習慣在名利場和權力場上沉浮爭奪。我有執拗、堅強、不屈的一面,也有隨和、軟弱、妥協的一面。當初我選擇撤退,是為了避免自己被卷入爭權奪利的漩渦中,想為疲憊的心靈找到了一個安詳的棲居地。然而,事與愿違,我想擺脫紛爭角逐,卻惹來了遠比紛爭角逐可怕的“圍追堵截”,甚至屢屢險被人間蒸發!

  面對勢大如山的黑權黑道勢力的構陷迫害,我堅持進行頑強的抗爭,比如二審法院被逼要維持對我的有罪判決,我可以連性命都不顧,一頭撞向厚實的辯護臺,以此換來了公正判決。

  從2001年以來,我強忍我和父母的財產利益被黑權挾持和吞嗤,沒有屈于黑權,墮為國賊、甘為冤民、跪做奴才。

  我美麗溫柔,不失為賢妻良母里的高分者,但做好女人的愿望也被黑權流氓劫持,斷子絕孫成為黑權者斬斷我一切幸福的砝碼。

  我生性活潑,愛交友愛參加社會活動,這些美好一樣被黑權者破壞,嚇走一切與我交往的人,把黑夜與孤獨里三層外三層包圍著我,他們的行動通牒了敢下賊船就沒有有一天安寧日子可過。如果空氣也可以綁架,這些黑權絕對會據為手中。

  我沒有屈服,頑強地抗爭旨為捍衛法律前提下的自主與自由的權力。

  但我也有“怕”的時候;也有無法堅守的時候;也有“繳械投降”的時候。因為我覺得黑權者對甘愿辭職隱居的我的不依不饒很無聊,跟這種盜匪流氓交手太惡心。因為我有含辛茹苦把我養大的父母要盡孝,我不忍心他們為我受累受辱。比如在看守所時,盡管我遭受殘忍的酷刑,但我未曾流下一滴眼淚,但當警察開出只要認罪就立即釋放我,會重新建立我的戶口和人事檔案的條件時,我想到改得了我的戶口檔案,卻改不了梁俐珍是梁敏的女兒的事實,我怎能為自己的茍且讓父母背負恥辱!但想到確實承受傷害和凌辱的我父母,我傷心得嚎啕大哭!

  我想盡孝卻沒有能力,惶惶不可終日的現實使我失去盡孝的條件和環境,唯有懷著深深的自責仰天長嘆,面對白發爹娘愧疚得淚往心里流。我屈服吧,向黑權與腐敗分子低頭,只有這樣,我才能有為父母盡孝的一天,也才能終止黑權者宣泄的流氓惡語繼續中傷我的父母,但我只能一次次心底里呼喚父母的原諒,我不能屈服,不能成為黑權者的走狗!否則,我有愧于死去的韋一竟檢察官,有愧于在法西斯般恐怖下敢給我無罪判決的司法戰士,有愧于由于揭露迫害我的黑權已經被抓的媒體人,有愧于為我做無罪辯護和聯名聲援我的律師,有愧于暗暗地創造一次次讓我活下去機會的無名人士……。

  黨的十八大確立了依法治國的方略,中國法治的春天已經來臨,但我怎么也想不通的是,我向往和尊崇的“中國法治”為何保護不了一個被黑惡勢力圍剿的弱女子?我發出的一次次泣血呼聲與吶喊為何喚不醒廣西的公檢法紀?難道“中國法治”僅僅停留在紙面上和口頭上?難道“中國法治”容忍一群警察以“合法”的名義殘害無辜傷害正義?

  梁俐珍

  2015年11月8日

  聯系電話:13367729916(也是微信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百度梁俐珍

  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cid=1001603907226141089968&vid=2901987115&ext

  “梁俐珍求轉,求記者深度調查,求律師法律援助”

湖南幸运赛车前三组选技巧 彩经网重庆时时三星彩走势图 15选5历史开奖数据 福利票福建时时走势图 2019年香港慈善网三肖 双色球机选号码投注 福彩3d综合版全图 多人牛牛发牌规律 加油广东app新版下载 齐鲁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今天河北快三推荐豹子